浙江临海举着“六稳”“六保”旗砸了万人就业的锅

浙江临海举着“六稳”“六保”旗砸了万人就业的锅

  7月17日,临海市组织执法队伍进厂,叫停河马集市开业。记者 王文志 摄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浙江临海市调研发现,该市一边提出抓“六稳”促“六保”,一边却对一个按正常程序申报、能够带动上万人就业的民生项目百般阻挠。市里多个行政部门全方位查找项目问题,企业人员遭轮番传唤询问,或被迫四处奔逃申诉,或被刑拘,项目叫停同时殃及数千经营者。

  8月15日,记者实地探访这个业已建成、即将开业却遭遇封杀的大型农副产品冷链保鲜物流批发市场,只见大门被数位执法人员把守而无法正常出入,偌大的交易场区空无一人,各类器材和施工材料散落地上、一片狼藉。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对记者表示,一个促发展、稳就业、惠民生的好项目被关停,实在匪夷所思。

  企业项目曾获政府支持

  彪马集团是临海市一家生产农用车的民营企业,曾连续七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为了顺应国家产业政策,公司决定停止生产农用车,利用区位和企业土地存量资产优势,投数亿元对现有厂房设施进行改造,创办农副产品冷链物流一级批发市场——河马集市,目标是打造辐射长三角,覆盖农贸、农旅、冷链、冷库及智慧农博等产业的超大型流通综合体。

  临海地处台州市几何中心,建设大型农副产品市场、打造“民生临海”商贸品牌,曾被写入2016年和2017年临海市政府工作报告,后因土地资源紧张未能付诸实施。从2019年开始,彪马集团就河马集市项目建设事宜与临海市政府、大田街道办和市直各有关部门多次进行沟通对接。

  2019年底,台州市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临海巡回指导组就保障和改善民生问题,专程到彪马集团调研河马集市项目建设。时任台州市政协副主席、临海主题教育巡回指导组组长郑荐平对记者说,指导组曾建议临海市大力支持、积极推进河马集市项目。随后,临海市政府分管领导对河马集市项目地块进行实地考察,明确答复“此地块可以兴办农贸市场。”

  今年2月,河马集市以浙江河马农产品冷链物流有限公司(简称河马公司)为市场主体,在临海市市场监管局注册登记并取得营业执照;7月3日完成建设项目环境影响登记备案;7月6日,河马集市向临海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请求按照相关规定审批手续;7月7日完成项目立项备案。

  据介绍,河马集市项目规划占地288亩,项目全部建成运营后,年交易量可达100万吨、交易额约50亿元,年上缴税收超亿元,农副产品基地直供预计可使本地“菜篮子”价格总体下降两成左右。

  今年7月初,河马集市完成一期工程改造建设,投资7000多万元建成冷链设施、消防设施、指挥调度中心、检测中心、500吨消防水箱系统及消控中心等配套设施,同时建成1000个交易摊位面向全国招商,1000多农产品批发商入驻。

  彪马集团董事长沈邱建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河马集市单个交易摊位平均约16平方米,一个摊位最少需用工三人,可直接吸纳就业3000人以上;一期工程投入使用后,预计农副产品日吞吐量2.8万吨,需使用大小运输车上千辆,还可在种养殖业和保鲜、加工、运输、贮藏、产地批发、配送、零售等环节等带动数千人就业,加起来可解决上万人就业问题。“二期工程1000个摊位及辅助设施计划明年7月建成投入使用,可吸纳和带动更多劳动力就业。”

  多部门“变脸”紧急叫停项目

  备受各方关注的河马集市原定今年7月20日试营业。7月13日晚,临海市政府召集彪马集团董事长沈邱建及河马公司负责人,参加17个政府部门负责人与会的联合约谈。包括此前受理相关登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改委在内的各部门负责人逐一发言,异口同声称“河马集市项目违法违规”。此次会议口头宣布叫停河马集市。

  7月16日晚,临海市大田街道办和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市商务局、市市场监管局、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市住建局等五个部门联合在临海政府网发布“告彪马集团(河马集市)全体商户书”,宣布河马集市为“违法违规项目”,并要求全市各级机关公务员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该通告两次以上。据反映,市机关工作人员还逐一给进入河马集市的客商打电话,鼓动、胁迫商户集体退市。

  7月17日上午6时许,临海市公安局、市行政执法大队、大田街道办出动200多人,两辆大卡车、四辆挖掘机、三辆大吊车、两辆大客车聚集河马集市,强行拆除一个初步认定违章的50平方米门房建筑和1000多平方米的遮阳棚。7月27日,临海市公安局又成立以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对河马集市问题立案侦查。

  7月28日,临海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才予以答复该项目7月6日的有关请示,答复表示6日的请示不属于行政许可申请。

  “从筹划到即将开业的七个月里,河马公司、彪马集团都没接到过该项目的书面叫停通知。”彪马集团副总裁吴家好说,此前我们已经按照相关规定申报,却在开业的前六天被政府口头叫停,令人措手不及。

  7月19日,临海市召开河马集市违法违规问题通报会,称该项目涉嫌“改变土地用途、违规招商、厂房存有多处违法建筑及消防安全等多方面问题被有关部门叫停”。临海市委主要领导在会上强调,“当下全力抓好‘六稳’‘六保’工作的决心是坚决的”,但“全市各级各部门要提高站位”,“全方位妥善处置河马集市违法违规项目”。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进入河马集市经营的商户,不少人借贷高额资金在生产基地承包蔬菜大田和大棚,多的有上百亩,有的建立了大型冷库,他们从山东、河北、甘肃、安徽等地调运的农副产品也正按期陆续进入河马集市。视频资料显示,7月19日凌晨,30多个商户从全国多地组织的38辆大货车装载上千吨蔬菜,进入临海市时被拦截。多名商户告诉记者,此前他们曾要求临海政府部门出具不允许河马集市开业的正式文书,最终却只有口头通知。

  “我在河马集市承包10个摊位,借款100多万新上了大型冷库,现在突然不让干了,不知道外债该怎么还。”一位来自山东的商户说,千里迢迢运来的蔬菜、水果进不了市场,只能在太阳底下暴晒,临海官方让运回去,这些东西最终也将烂在车上。一些商户告诉记者,有上百辆尚在来临海途中的运菜大车得知消息,无奈之下紧急掉头运往外地批发市场降价处理。

  一份由50名河马集市商户联合署名的求助信说,他们2000多人拖家带口从全国各地来到临海,投入不菲资金进入河马集市经营,不料遭此无妄之灾,欲哭无泪。

  各执一词 项目叫停引争议

  临海市关注“河马集市事件”的企业界人士对记者说,地方政府对河马集市项目展开“显微镜”式“挑刺”,苛求到“洁癖”的程度,“鸡蛋”里挑出的“骨头”却似是而非,无法令涉事企业信服。

  其一,临海市公告称,河马集市项目所在地块为工业用地,被擅自改变用地性质筹办市场,该地块未纳入农贸市场布局规划,也未取得市场登记证。

  而2014年《商务部等13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产品市场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支持利用工业企业旧厂房、仓库和存量土地资源兴办农产品市场。

  关于河马集市未取得市场登记证问题,按照2019年《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国务院令722号),全国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河马公司表示,其经营严格执行营业执照限定的范围,且经营的行业、领域和业务不在国家负面清单之列,无需办理市场登记证。

  尽管2004年修订的浙江省《浙江省商品交易市场管理条例》明确,市场举办者具有符合市、县人民政府规定标准的商业用房和基础配套设施的,可以凭相关证明文件向县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市场名称登记。但《经济参考报》记者查阅发现,上述地方条例依据的国家工商局《商品交易市场登记管理办法》因“不符合‘放管服’改革精神”已被废止多年。

  对上述问题,临海市常务副市长胡新民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中央的政策是导向性的,具体事项还是需要地方监管部门审批。此外,临海市域总体规划中并没有相应的用地规划。

  其二,就“河马集市厂房存在多处违法建筑及消防问题”,河马公司解释称,其主体厂房上设置的遮阳棚仅为1000多平方米左右,且无立柱,另在厂区入口新建了面积仅为50平方米的传达室。“确属违章建筑的,我们愿意立即整改,何至于动用200多执法人员,给整个项目扣上‘违法违章’帽子并一棍子打死?”

  对于消防设施问题,彪马集团董秘办主任陈海君表示,公司消防设施2011年已验收合格,在改造为农产品批发市场时又投入800多万元,安装了先进的红外智能水炮跟踪消防系统。

  2019年中办、国办《关于深化消防执法改革的意见》要求,简化公众聚集场所投入使用、营业前消防安全检查,实行告知承诺管理,公众聚集场所作出其符合消防安全标准的承诺后即可投入使用、营业。

  企业负责人被要求“认罪悔过”

  针对河马集市项目问题,临海市委市政府于7月14日至15日组成三个工作组,20多人进驻项目所在地大田街道,并设立指挥部。据反映,工作组轮番约谈、询问河马公司除保安、保洁员以外的所有人员,共计40余人次。彪马集团董秘办副主任王瑜丹、河马公司市场经营部部长罗军对记者表示,约谈、询问方提供了现成文本的询问笔录、约谈记录,其中主要内容指向“沈邱建组织领导非法经营活动”,因此他们坚持不删除此表述就拒绝签字。

  “我开的是菜市场,又不是开赌场,用得着公安局成立局长任组长的专案组当作头等大事来侦办?” 沈邱建无奈地向记者发问。

  沈邱建开始四处奔走求告,向台州市、浙江省领导发出求助信。据了解,7月23日、24日,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分别在沈邱建求助信上作出批示,要求着眼大局、妥善处置。

  7月28日凌晨一点半,临海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河马公司法人代表王丽珍传唤至辖区派出所接受询问;7月29日,该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对王丽珍刑事拘留。

  据介绍,临海市关停河马集市后,被多次询问的河马公司营销副总经理缪红斌到山东潍坊市休假,临海警方赶赴至潍坊市,于8月1日晚8点至凌晨2点,在该市潍城区亚朵酒店对缪红斌进行审查询问。次日下午2点到6点左右,缪红斌再次接受临海警方审查询问。两天后缪红斌心脏病发作猝死。

  8月15日晚,临海一位市委常委及一位副市长代表市委市政府约谈沈邱建,记者在现场见证了这次约谈。其间一位副市长告知沈邱建,河马公司涉嫌另一个罪名:假借上市公司之名进行“虚假广告宣传”。而彪马公司提供的材料显示,该公司分别与国内两家业内知名上市企业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被授权进行营销宣传,并不构成“虚假广告宣传”。

  当晚约谈中,临海市两位领导数次要求沈邱建写认罪书、悔过状,称“如果你有个好态度,我们可将王丽珍取保候审,下一步可以判缓刑,否则要判实刑。”其中一位副市长对沈邱建说,“不承认违法,承认违规总该是可以的。”沈邱建坚持认为河马集市项目并无违法,如有违章愿接受处罚并积极整改。

  传闻祸起“拒绝土地收储”

  河马集市被叫停,公司法人代表被抓捕,彪马集团董事长沈邱建“岌岌可危”,在临海市引得议论纷纷。当地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此难以收拾的局面,主要缘于沈邱建曾拒绝临海市政府收储彪马集团厂区一宗200亩土地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动议。

  地处浙江东部沿海、长三角经济圈南翼的临海市,土地资源匮乏,人均土地仅0.3亩。而合计占地488亩的彪马集团毗邻市区主干道临海大道,距离沈海高速临海北出口仅三公里,区位优势明显。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临海现任市委主要领导任内,土地财政表现抢眼。记者查阅相关信息发现,从2018年1月起至今,包括商住、教育等用途在内,临海市共计出让百余宗土地,面积6700余亩,土地出让金总额近200亿元。临海市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干部对记者透露,市委市政府要求今年完成土地出让收入80亿元。

  上述知情人士称,沈邱建拒绝土地收储,是因为政府拟收储地块上的彪马集团厂区一直在生产,其中平板半挂车生产至2019年底。“由于收储协议未能达成,彪马集团曾向省领导反应:一临海市领导在三年前说,‘彪马公司土地不让政府收储土地,以后它上新项目、办其他企业,市里也要卡卡它’。”据称,2018年底,临海市国税局、地税局及临海市行政执法局联合对彪马公司突击进行专案税务检查,对该公司2015年至2018年生产经营及纳税申报、税款缴纳情况进行全面核查,十几个人查了半个多月,未认定其存在偷税漏税问题。

  法律界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不论“河马集市事件”是否因土地收储和其他缘由而起,都不应动用行政力量和公权力将其整垮。和普律师事务所律师颜学刚认为,最高检强调对民营企业的经营行为,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作出明确禁止性规定的,不得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必须严格按照法律和司法解释,慎用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的兜底条款。”

  中国政法大学谭秋桂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落实好中央助企纾困政策,千方百计保住市场主体进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是“六保”“六稳”的应有之义,但不能低估一些积弊对于政策执行的干扰。应深入解剖“河马集市事件”这只具有典型意义的“麻雀”,研究解决深层次问题的办法,打通政策顶层设计与基层落实的“最后一公里”。

(责编:夏晓伦、毕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yssygdm.com